本期文章

派閥勢大,岸田戰勝河野

一旦第一輪投票無人過半,自民黨籍國會議員會接著投第二次,這時候因為撇開了地方黨員黨友票,派閥認可的重要性就蓋過了基層受歡迎度。

作者:謝奕秋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21-10-21

VCG111351216823.jpg

2021年9月29日,日本自民黨總裁選舉最終結果出爐。前自民黨政調會長岸田文雄以257票,在第二輪“決選投票”中勝出


由于日本新增疫情一個月內戲劇性地驟減九成,負責疫苗接種工作的行政改革擔當大臣河野太郎(Taro Kono)人氣爆棚,在自民黨基層的支持率超過四成,甚至逼近五成,拿下9月29日自民黨黨首選舉,進而在10月4日問鼎首相,似乎希望較大。

但在黨首選舉開票前一刻,日本主流報章仍對派閥大佬岸田文雄(Fumio Kishida)在第二輪投票中“逆轉勝”的可能性留有余地,甚至抱有很大期望。

不同于美國兩大黨的總統初選基本由黨員黨友票說了算,日本自民黨總裁換屆的第一輪選舉結果,由國會議員票和等額的地方票(由事先投下的黨員黨友票折算而成)共同決定。一旦第一輪投票無人過半,自民黨籍國會議員會接著投第二次,這時候因為撇開了地方黨員黨友票,派閥認可的重要性就蓋過了基層受歡迎度。

而鑒于河野太郎往日反對“老人政治”,主要派閥大佬們對他始終抱有疑慮。河野太郎雖然在第二輪投票中贏得“地方票”(都道府縣47票)中的絕對多數(39票),但其所得國會議員票與岸田的差距,從第一輪落后60票,擴大到第二輪落后118票。

最終贏得選舉的岸田文雄,顯然是自民黨派閥政治潛規則的受益者。此刻了解四名候選人及其盟友的從政經歷,乃至追溯自民黨主要派閥的歷史,并不過時。


三劍客欲破派閥

講述日本派閥政治的書汗牛充棟,自民黨的大小派閥也不斷改頭換面,令人“臉盲”。為便于讀者理解,現將自民黨的七大派閥簡化為三個層次:

“教主派”:當過首相的福田赳夫、森喜朗、安倍晉三、福田康夫(福田赳夫的長子),都屬于這一派;宣揚要打破派閥的小泉純一郎,也可以臨時劃入這派。這派目前實力超群,當年其實是黨內的非主流派,可追溯到“昭和之妖”岸信介,也就是安倍晉三那位得過戰犯名號、后來堅決訂立日美安保條約的外公。

“四大法王”層次:麻生派、竹下派、二階派、岸田派,這四派的現任國會議員人數,都在50名上下,加起來正好200人,占自民黨籍國會議員的半數以上,可以說是自民黨的中堅力量。本屆黨首選舉,最有競爭力的河野太郎、岸田文雄,分部出自“四大法王”中的麻生派和岸田派。

而竹下派、二階派,分別可追溯到佐藤榮作(岸信介立場不同的親兄弟,追隨“戰后日本第一位長期首相”吉田茂,接班人是田中角榮)和鳩山一郎(吉田茂長期政權的終結者)。相比二階派長期控制經濟產業省,竹下派本世紀比較不得志,出自該派的首相橋本龍太郎和小淵惠三,都是20多年前的事了。

“逍遙派”:石破派、石原派,麾下國會議員人數少,派首石破茂和石原伸晃(石原慎太郎的長子),都當過一陣黨干事長,時不時出來競選一下黨首。

上述三個層次七大派閥的“外圍”,又有60多名無派閥的自民黨籍議員。去年被二階派首先推薦為黨總裁的菅義偉,就自居為無派閥;人氣很高的前干事長石破茂,也曾標榜無派閥,后來為了競選黨首,才組了個小派閥;日后可能再上臺階的小泉進次郎(小泉純一郎的次子),目前也是無派閥。

河野太郎之所以現在得到菅義偉、石破茂、小泉進次郎的支持,跟河野自己剛當議員時也是無派閥隱隱相關。而且,河野太郎、菅義偉、小泉進次郎的議員選區,都在東京附近的神奈川縣(石破茂的選區則在“柯南的故鄉”關西鳥取縣)。

雖不及“一門三首相”的岸—佐藤—安倍家族,河野家也是響當當的政治世家。河野太郎的曾祖父,在明治時代就是神奈川縣議會議長;河野太郎的爺爺河野一郎,當過副首相,麾下的“風向雞”中曾根康弘,是1980年代的長期首相;河野太郎的父親河野洋平,先是宮澤喜一內閣的官房長官,后于1993—1995年任自民黨總裁,卻沒能當上首相(曾在村山富市手下任副首相兼外相,后又任眾議長)。

像河野洋平一樣當上黨總裁卻沒當上首相的自民黨人,還有谷垣禎一。他是麻生太郎下臺后,自民黨在野時期的總裁。巧合的是,河野洋平和谷垣禎一都出自宮澤派;河野洋平脫離宮澤派后,成立“河野集團(大勇會)”,麻生太郎正是其中一員;再后來麻生太郎接管了原河野派,打造了麻生派,又接納了前派首的長子河野太郎,可謂“隔代傳幫帶”。

另一邊廂,宮澤派改頭換面后,如今的派首正是岸田文雄。換句話說,下屆日本首相必然有宮澤派(宏池會)的經歷。岸田文雄固然是宏池會的嫡系傳人,河野太郎所屬的麻生派,前身也正是“宏池會系大勇會”。兩者都可以追溯到1960年代以制定“國民所得倍增計劃”而聞名的池田勇人首相。

在麻生派里,河野太郎并不安分,也不服管。他鼓吹“必須傾聽國民的聲音,大膽求變”。而麻生太郎長期追隨安倍晉三,對河野這次參選黨首不那么積極。外界猜測,如果河野太郎出任首相,會任命小泉進次郎為官房長官,提名安倍最討厭的石破茂“回鍋”黨干事長?!昂右?小泉+石破”這“三劍客”,將挑戰自民黨的派閥組閣傳統。


政策過招見真章

河野的反叛姿態,利弊互見。

當前,日本完成兩劑次疫苗接種者,比例已逾54%,每日新增感染人數也自峰值(8月26日)的逾2.6萬例,迅速降為30天后的不到2500例。這對內閣中負責疫情應對的河野太郎的選情,帶來莫大幫助。

早前民調顯示,河野太郎在普通黨員票中一馬當先,在國會議員票中,支持率也與岸田文雄差不多。然而,近幾天日本疫情又有反彈,加上河野家族企業在華生意受到日本網民攻擊,導致首輪投票中,河野的國會議員票不如預期,只收獲了86張;反而岸田文雄表現搶眼,收獲了146張,加上折算的普通黨員票,總票數反超河野1票。

首輪屈居人下,預示了河野的前景不妙。實際上,他在競選期間政策搖擺,局部丟分難免。

為吸引普通黨員票,具體政策過招是少不了的。在四人電視辯論會上,當過經濟學教授的高市早苗儀態大方、談吐不俗,端出了拷貝自安倍經濟學的“早苗經濟學”,但她在安全、防疫等政策上過于激進;野田圣子是另一個極端,而岸田文雄和河野太郎的發言相對中庸。不過,河野太郎也有馬失前蹄的時候,近日已就有關政府與黨關系的言論致歉。

在靖國神社參拜問題上,河野太郎和野田圣子表示,當選首相的話,不會參拜靖國神社;而高市早苗和岸田文雄則表示會考慮參拜。對于中日關系,原先觀點較激烈的河野太郎,現在主張定期舉行中日首腦會談;原先觀點較溫和的岸田文雄,也強調保持對話的重要性。

值得注意的是,不被看好的野田圣子,有過在二戰戰敗紀念日私人參拜靖國神社的歷史,如今卻成了中美之間的促和派。

野田圣子從小性格張揚,高中時被退學,實習時在酒店負責洗廁所,嘗盡酸甜苦辣后,成為當時最年輕的縣議員;37歲又在小淵內閣中出任郵政大臣(是當時日本最年輕的閣員),后因反對小泉首相的郵政民營化法案,一度被自民黨勸退;在安倍上臺后,她又重新入黨,但形象已受損,在2015年和2018年黨首選舉時,都沒湊到報名參選所需的20名議員推薦人。

這次她作為無派閥候選人,得到二階派和無派閥議員大力舉薦,湊足20名推薦人,且所募政治資金排在第二,對黨首選舉有一定影響—在首輪選舉中會分走河野太郎和高市早苗的票,在第二輪則可能倒向河野太郎,因為她背后的二階派與岸田派矛盾很大。問題在于,她當年被小泉首相清理出黨,今后如何支持與小泉之子結盟的河野太郎?

考究四人的履歷還會發現,岸田文雄和河野太郎曾是前后任的外交大臣。岸田文雄畢業于早稻田大學法學部,其父曾是總務省二把手;河野太郎則有入讀慶應大學并交換到美國喬治城大學的經歷。高市早苗和野田圣子,是前后任的總務大臣。日本的總務省,由總務廳、郵政省、自治省“三合一”而來,在國家行政組織法中列為各省的開頭,有時也被英文媒體稱為“內政部”。

有意思的是,高市早苗和野田圣子都曾在美國工作或讀書,都有不孕癥(野田借卵生下一個殘疾兒子)和離婚史,都曾反對郵政民營化方案。但高市早苗反對更多的女性進入國會,野田圣子則是女性參政的積極倡導者。另外,高市早苗是個無核武論者,反對福島核電站污水排入大海,但不反對核電本身。

自民黨主流是贊成保留核電的。當初主張“零核電”、弟弟經營太陽能電池板業務的河野太郎,如今改口稱,安保無虞的前提下,重啟核電站是現實的。需要指出的是,四名競選者中河野太郎最年輕,也最“輸得起”。2009年,時任法務副大臣的河野太郎,就曾沖刺黨首之位,并以144票的高票輸給了谷垣禎一的300票。


舊勢力還會反撲?

早有學者指出,河野與岸田的對決,代表著中堅及年輕力量與資深議員的較量,若河野獲勝將改變自民黨大佬政治,且日本可能走出大膽的外交路線。

但舊勢力的代表—當權的派閥大佬,可不甘心退出歷史舞臺。他們也有過合作擊敗挑戰者的模本—2012年自民黨總裁選舉首輪投票中,反建制派代表石破茂獲得199票,安倍僅獲得141票;但在決勝輪,剔除了黨員黨友折算票后,安倍依靠派閥大佬支持,以108票對石破的89票,逆轉取勝。

而日本時事通訊社稍早前的民調顯示,河野這次可能在首輪獲得83張議員票、177張黨員黨友票,總計260票;岸田有望獲得的議員票和黨員黨友票各為94票,總計188票;高市分別為71票和86票,總計157票;野田為16票和25票,總計41票。

換言之,首輪沒人能達到過半數的382票門檻,黨首選舉勢必進入第二輪的一對一廝殺。這對岸田文雄吸納高市早苗背后的“教主派”議員票,是個潛在的機會。所以,岸田文雄近段時間向安倍獻好,改口稱“未考慮”重新調查森友學園丑聞。

一年多前,眼看丑聞持續發酵而疫情不可收拾,已連續執政8年的安倍晉三稱病辭職(按黨章總裁可連任“最多3屆9年”)。在黨首選舉跳過基層黨員投票程序的非常環境下,由主要派閥大佬們協調,年逾七旬的原官房長官菅義偉輕松當選總裁(戰勝岸田文雄和石破茂),年逾八旬的二階俊博續任黨干事長,壟斷黨內大權,引起岸田文雄等人的嚴重不滿。奧運結束后,菅義偉試圖換下二階俊博,但弄巧成拙,被迫走人。

如今黨首選舉恢復常態,老人政治勢必階段性退潮,但自民黨在日本樹大根深,最終當選者岸田文雄也不能擺脫黨內的約束;河野“三劍客”這次功虧一簣,日后想擊破派閥,重演小泉純一郎時期繞過派閥組閣,將抗議者清理出黨、派年輕人到其議員選區“刺殺”的路數,恐怕不容易。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志、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志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轉8088,文小姐。

国产人成无码视频在线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