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文章

中美關系不是民主與威權的對決

中國從來沒有說不同的政治制度就沒有共同價值的相處基礎。

作者:趙義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21-10-09

近日,中國駐美國大使秦剛在卡特中心和喬治·布什美中關系基金會聯合舉辦的對話會上發表了演講。秦大使指出,當前,美國一些人對中國的誤解、誤判在加深,其中最根本的一條就是把美中關系定義為民主與威權的對決,挑動意識形態對立。這是當前中美關系面臨嚴重困難的癥結所在。

的確,把中美關系定義為民主與威權的對決,是一個致命的“誤區”。從歷史上看,大國的博弈基本都很難用民主與威權(專制)的二元對立邏輯可以解釋。比如說,20世紀40年代,美國支持國民黨打內戰,難道是因為它認定以黨治國的國民黨政權是民主政權?到了70年代,中美關系從破冰到建交,中國開啟了改革開放新時期,恐怕也不是因為美國認定中國已經是它所定義的民主國家。

美國在阿富汗的失敗也正是所謂“民主改造”的失敗。其實,這種失敗在學者們的研究中早有印證。學者趙鼎新曾經提到,西方有的學者在上世紀80年代有個觀點,認為我們的世界正在從一個觀念上相互分割的“島嶼社會”轉變為擁有同一個主宰性觀念的“世界社會”。這個世界社會理論,和后來的現代文化到后現代文化的轉型、“歷史的終結”論等一樣,都認為一些“先進”的觀念和制度在世界上會造就一個不可逆轉的同構趨勢。而這里的“先進”和“歐美”幾乎可以劃等號。

這些理論雖然也會舉出一些事實來佐證自己,但背后其實是人類認識的一個通病,就是把自己所處的時代所呈現的一些同構現象,特別是符合自己價值觀的同構現象,看作是歷史的使然。殊不知,這種同構會隨著歐美國家的世界地位的改變而改變。比如,所謂的“第三次民主浪潮”并沒有產生同構效應,反而造就了一大批低質量民主國家、大量的族群沖突以及恐怖主義的泛濫。

和“民主改造”帶來的惡果類似,如果把世界第一大經濟體和第二大經濟體的關系簡化為民主與威權的對立,對世界來說也是一場災難。前面之所以給誤區這個詞匯打引號,正是因為這種對立恐怕不是出于無知,而是刻意為之。如今美國在中美關系上理性聲音和糾偏力量的被壓制,才是讓人深感憂慮的。無論哪個大國,都不能讓極端主義的聲音綁架自己的戰略決策。某種意義上說,那些號稱“民主國家”的大國滑向極端主義,后果更加可怕,因為挑動意識形態的對立,獲得民粹主義“加持”之后,更加難以糾偏,理性的聲音會更加邊緣化。

中國從來沒有說不同的政治制度就沒有共同價值的相處基礎。就像秦剛發問的那樣:難道中國不是在追求和平、發展、公平、正義、民主、自由的全人類共同價值嗎?難道中國踐行的以人民為中心的理念與林肯總統所說的“民有、民治、民享”的思想不都是為了人民嗎?

中國也從來沒有說自己的政治制度就是盡善盡美的,不然也就不會提出實現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現代化這個全面深化改革的總目標。中國共產黨對新時代中國社會的主要矛盾有清晰的判斷,正在著力破除阻礙束縛實現公平正義、實現共同富裕的桎梏和頑疾。

防止資本無序擴張、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實施“雙減”、推動高質量發展等等,都是中國共產黨實現公平正義、滿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的重要舉措。一種政治制度在有效地解決著社會的主要矛盾,這是比“民主”“威權”等標簽更有說服力的事實。正如《中國共產黨的歷史使命與行動價值》說的,評判一個執政黨是否先進、合格,評判一種政治制度是否行得通、有效率、真管用,實踐最有說服力,人民最有發言權。

并且,中國共產黨對一黨長期執政的風險保持極大的警惕,堅決防止在黨內形成特權階層。30年前,世界上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宣告解體。中國的決策層多次提出,蘇聯的失敗和解體,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蘇共脫離了人民,成為一個只維護自身利益的特權官僚集團。也就說,蘇共的失敗是因為自己變成了和人民對立的特權組織,而不是沒有搞“西式民主”。

有意味的是,蘇共黨內特權階層為了自己的利益,也是排斥理性聲音和糾偏力量,甚至對具體政策有不同意見都被當作敵人看待,這一點倒是和今天那些操縱民主與威權對立的人們有點像。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志、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志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轉8088,文小姐。

国产人成无码视频在线APP